本周之星  方义:那些琐碎、弱小的生灵(组诗)

币游国际官方首页

2021-06-03

本期点评:范墩子从本组诗歌的题目就可以看出诗人方义的诗观:亲近现实,关注那些卑微而又弱小的生灵。

相比很多将诗歌过度虚化或者美化的诗人而言,我更欣赏在广阔的现实中寻找写作资源和灵感的诗人,表达现实,其实也是在表达这个时代,或者说这个时代的精神暗流。

只有往低处去看的诗人,才会发现涌动在平静生活背后的暗流,这就需要诗人练就一双细腻深刻的眼睛,需要同现实生活或身边的事物保持亲近的距离。

诗人方义是位创作力旺盛的诗人,从他上传在原创频道的大量诗歌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诗歌中,最能代表诗人写作特点和风格的就是这组《那些琐碎、弱小的生灵》,选取紫藤、知了、残月、蚂蚁、紫薇花、柿子、等常见的事物,来表达自己的发现。

方义的诗,语言简洁之外,有一种强烈的力量感,比如《知了》中:“蝉先地下蛰伏一年/倘若生命不能歌唱/就再蛰伏三年、十几年”,蝉的生命很短暂,但为了这短暂的歌唱,宁愿在地下蛰伏数年,诗人这般极致的叙述,的的确确震撼到了我,接着又写道:“它的歌,懂的人不多/充其量,只是‘知了、知了’/其实,它每一拍/都按下飘浮的尘埃,激起号角的亢奋”,它的叫声单调,但每一声的背后都蕴藏着对生的渴望与幻想,它并不需要人们的理解,因为它的叫声里有着“勇者的宣言”。 之所以《在苏堤》,是因为一只上窜下跳的松鼠吸引到了我,原本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但“千年的柳树还风姿卓越/有什么事等不得呢”。 《残月》中,诗人一上来就写下:“萤火虫不是吃素的/提着灯笼柔情漫舞”,为读者描绘出一幅柔和的夏夜图景,但诗人并不满足,笔锋一转,写道:“望着荒野,满以为月光轻盈/却怎料月光驮着蜗牛的残盔弃甲”,萤火虫装点着夏夜,那一闪一灭的光亮,犹如一盏盏神秘的明灯,但谁又知道这美好的背后,却有着生存的残忍,为了生存,萤火虫不得不扑食一只又一只的蜗牛。

《结晶的盐》是打动我的一首短诗,在空旷辽阔的港口,海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面对这汹涌的海水,我只是为取走一粒盐,而相伴着,“盐取走我虔诚的味蕾”,盐的苦涩,由海风书写,由海风记录在沙滩上,所有的盐都是海的孩子,在守护着海的大门,“自己抱紧自己,结晶的蓝/行者不归,归来却是百味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