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唯一“毛梾古树”迎来盛花期

币游国际官方首页

2021-07-02

  满树银花的毛梾古树  去年更换了新版古树铭牌  百年古树枝繁叶茂,霹破石旁满树银花。 近日,延庆区的一株毛梾树迎来盛花期。

专家估算其树龄约310年,达标北京市一级古树。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北京现存古树名木4万余株,但毛梾古树却仅此一株。   毛梾古树北京仅此一株每年6月初开花  霹破石村,位于延庆区大庄科乡的深山区。 6月5日,北青报记者从市区出发,驱车80公里来到霹破石,见一座5米多高的岩石,裂隙中生长着松树、桑树、山桃树,还有一株毛梾树,满树银花随风摇曳,虽无争奇斗艳,却素雅清新,随着光照变化,伞状花团时而洁白如雪、时而微微泛黄。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霹破石毛梾古树,每年6月初开花,花期可维持10天左右。

  站在古树的树荫下观察,这株毛梾背倚岩石,树势坐北向南生长,立地环境一般,纵横深裂的树皮坚硬粗糙,在其主干高米处分为两主枝,一枝向上、一枝向南,逐渐延展为若干小枝,冠幅可达6米。 《北京郊区古树名木志》记载,霹破石古树生长环境恶劣,干旱瘠薄,树干基部中空。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主干上确有堵洞用的假体,但整体树势尚可,并无死杈,根部周围还滋生出5根幼枝,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

  用物以稀为贵形容霹破石毛梾古树再恰当不过。

北京现存古树名木4万余株,多为国槐、侧柏、油松、银杏等乡土树种。 北青报记者从北京绿化基金会微信公号了解到,放眼全北京,毛梾古树仅存霹破石村一株。

  曾被误认为流苏树去年更名毛梾树  在北京的古树名木中,霹破石毛梾古树知名度不高,这与其得名时间不久有关。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霹破石古树2020年才被认定为毛梾,而在之前的30年里,它长期被误认定为流苏树。

  2020年7月,北青报记者曾走访霹破石,这株古树依然悬挂着2007年的旧版树牌,树种显示为流苏。

在随后换发的新版树牌,修正为毛梾树。

  霹破石村党支部书记杨忠云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老辈人采叶制茶,霹破石古树被他们俗称为茶叶树。 后来有了古树铭牌,老百姓才知其为流苏。

但去年有专家来到霹破石村,认定这株古树并非流苏,于是新版树牌上岗,大家方知其为毛梾。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不仅旧版树牌信息有误,1995年出版的《北京郊区古树名木志》、延庆县林业局2005年编印的《延庆古树名木》画册、北京市园林绿化局2018年编印的《北京古树名木》画册,均将霹破石村古树记为流苏。 但仔细观察比对,流苏树和毛梾树无论花形还是叶形,均存在明显差异。   对话  野生毛梾北京罕见人为栽种可能性大  就这株稀有的毛梾古树,北青报记者对话北京林业大学森林生态学和森林培育学博士生导师罗菊春教授。

  北青报:毛梾树在北京是否常见?  罗菊春:毛梾是山茱萸科梾木属落叶乔木,也被称为车梁木,是集生态、观赏、木本油料等于一身的乡土树种。

但在北京地区,野生的毛梾树极为罕见。

都说物以稀为贵,霹破石村的这株毛梾古树,具有非常高的科研价值和历史价值。   北青报:这株毛梾古树是野生还是人为栽种呢?  罗菊春:毛梾树在延庆当地极为罕见,山村里突然冒出来一棵古毛梾,这棵树为何在霹破石落地生根?的确是一个非常有趣、值得研究的问题。

在缺乏文献记载的情况下,就周边环境判断,古时外地人到霹破石栽种的可能性较大,但也不排除鸟类在迁徙途中,排泄粪便时将树种遗落至此。   北青报:这株古树在日常养护中,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罗菊春:要特别注意对古树根系的保护,做好相应的排水设施,避免树根遭浸泡腐蚀。 如保护得当,这棵毛梾古树再活四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都不成问题。   文并摄/北京青年报记者崔毅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