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解局:两国元首共同见证!这项中俄合作看点多多

币游国际官方首页

2021-05-24

5月19日,中俄两国元首以连线方式,见证了中俄核能合作项目田湾核电站7、8号机组和徐大堡核电站3、4号机组的开工仪式。

这是2019年12月两国元首见证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之后,中俄之间又一次重大合作项目。

不论对中国核能事业还是对世界关注的“中俄组合”来说,这都是一件大事。 一先说这次两国元首关注的4台核电机组:田湾核电站,位于江苏连云港田湾,是中国与俄罗斯迄今为止最大的技术经济合作项目。 现有6台机组,其中1-4号机组采用俄罗斯VVER-1000型机组,5、6号机组采用中核集团自主M310+改进机型。

这回要建的7、8号机组,拟采用俄罗斯VVER-1200(AES-2006)堆型。

徐大堡核电站,位于辽宁葫芦岛徐大堡镇,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承接区,华北电网和东北电网的关键节点,具有向两地区送电的先天优势。 作为该电站二期工程的3、4号机组,同样将采用俄罗斯同款重磅堆型。 核电是唯一能大规模替代火电的基础能源。 与火电相比,核电具有不排放污染气体、能源转换效率高、运行稳定可靠等优势。

按照理想数据测算,一旦中俄携手建造的4台机组正式投产,能实现每年发电376亿千瓦时,同时减少排放二氧化碳3068万吨。

这对已确立“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占比25%”目标的中国来说,很重要。 推动核电建设还可拉动地方经济。

目前,一台百万千瓦级的商业核电机组,总在200亿元左右。

据《中国核能发展报告(2020)》预测,“十四五”及中长期,中国核电建设有望按照每年6-8台机组的速度推进。

如能实现,中国每年的核电总投资将高达1200-1600亿元,数字相当可观。 二有人会问,在核电领域,中国不是有自己的华龙一号吗?为什么还要和俄罗斯搭伴建新的核电机组?这话只说对了前一半。

在全球核电市场的主流三代核电堆型中,中国有华龙一号,俄罗斯有VVER,法国有EPR。

虽然美国有AP1000技术,中国有对美国AP1000消化吸收而来的国和一号(CAP1400),但目前都未投入商运。

中国的华龙一号,核心技术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自主研发核潜艇动力装置时的技术基底,加上对法国M310技术的消化吸收,在“基因”上,似乎没有“俄国DNA”。

但眼光要放长远。 搞定三代核电技术后,下一步朝哪儿迈?按照中国核能“压水堆-快堆-聚变堆”三步走发展战略,发展快堆(快中子反应堆,国际公认第四代核电技术的可能选择之一)是中国接下来的重要方向。

俄罗斯正是世界上快堆技术最领先的国家。 俄罗斯别洛亚尔斯克核电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商用快堆核电站,其研发的BN-800是全球功率最大的快堆。 在快堆技术建设上,中国是后发国家。

近年来,中国在该领域进展神速,这跟俄罗斯的紧密合作关系很大。 2018年6月,在双方元首共同见证下,中俄签署了核领域一揽子合作协议。 这份协议,既包括今天开工的4台机组,也涵盖了《中国示范快堆设备供应及服务采购框架合同》等其他合同。 在可预见的未来,中俄还将在福建霞浦中国示范快堆(CFR-600)上,进一步展开深度合作。

中俄合作建核电站,不仅对当下意义重大,更是着眼未来的提前布局。 今年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 这几年,中俄关系的升温有目共睹。 2020年12月28日,在同普京通话时,习近平主席强调,《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确立的世代友好理念和新型国际关系原则,是国际关系史上一大创举,其强大生命力和示范效应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将持续显现。

在昨天的视频连线现场,习近平再次提到《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他指出,中俄两国将在更高水平、更广领域、更深层次推进双边关系向前发展。 能源合作一直是中俄两国务实合作中分量最重、成果最多、范围最广的领域。

此次核能合作项目开工,无疑将成为中俄能源合作的又一重大标志性成果。

文/螺蛳道长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责编:张婧妍、胡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