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思中:倾诉者的自言自语

币游国际官方首页

2021-06-22

关键词:1算起来,每天坚持步行上班下班,距今已有十余个年头了。 从家到单位,便是溜溜达达闲庭漫步,至多也就花费二十分钟时间。 如此甚好,既节能环保,又有益于身心健康,何乐不为?通常情况下,能让我途中停下脚步的,往往是一条灰头土脸、神情落寞地埋头前行的狗,亦或是,好多条品种各异抱团儿取暖,相互欢畅嬉戏,彼此用粗细不等、长短不一的叫声,向对方倾诉衷肠的一群狗。

相比之下,后者显然要比前者幸运得多。 它们大多是饱经世态炎凉,遍尝人情冷暖,最终还是遭人抛弃的流浪狗。 从被人万般珍爱的宠物,逐步沦落为遭人嫌恶遭人遗弃的丧家之犬,这个过程,当真令人唏嘘。 曾经目睹过一件事情。 虽然过去好些年了,然而,每每忆及此事,我的心底里,还会隐隐生发出阵阵刺痛。

那个早晨,大约是七点多钟的光景吧,一个身穿校服、中学生模样满脸稚气的男孩子,骑辆自行车沿着非机动车便道,冲我这边的方向直端端而来。 这孩子正自不紧不慢行进间,突兀地探出一只手,从自行车前筐里拎起一个书包,劈手抛入便道与公路之间的隔离带。

隔离带中,长满一年四季常青、足足半人余高的郁郁葱葱的茂密刺松。 在一连串小狗惊慌无措、悲恐万状的惨叫声中,这个骑着自行车的孩子突然加速,刹那间就消失了踪影。

那一刻,我知道这座城市里,无疑又多出来一条流浪狗。

时至今日,我依然耿耿于怀:这孩子的父母究竟是何许人,他们为何要把此等冷酷,此等缺德少仁无良的事情,交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来完成?很难设想,这孩子长大成人,逐渐步入社会以后,会拥有健全的人格,会是一个有责任感,有道德良知,充满仁爱之心、悲悯情怀的真正意义上的人。

人常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

而在现实生活中,只听说过人背叛狗遗弃狗,还从未听说过狗背弃主人的事。

生而为人,我们是该庆幸呢,还是该为我们同类的行为感到悲哀?2去岁初夏,一个乍暖还寒的寻常时日,在我每天上下班途经的人行道上,忽然多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

这个神情迟滞、沉默寡言在风中瑟瑟发抖的中年男子,或许,说他是流浪汉有些牵强,因他随身还带有厚厚两捆行李,完全不是单枪匹马、行踪无定、遍世界逍遥快活的流浪汉做派。

一月余时间转眼过去,气温渐渐升高。 而这流浪汉,好像做了在此地长期驻扎的准备,俨然成为这条人行道上的一道风景。 有天早上,在这条一侧为高高院墙,另外一侧,则栽种有花草、树木的幽静的人行道上,出现了一个往来反复、行色匆匆的中年妇女。

看她焦急的神态,我只以为,她是在这条路上遗失了什么金贵物件。 却不是。 这女人风急火燎凑过来,直通通问我,你看见一个神经不正常的男人了吗,他每天都在这儿的。

经她提醒,我方才恍然,的确,是有几天没有见到这个流浪汉了。

看这妇女的模样,我猜测,她定然是流浪汉的家人。

心绪即刻沉甸甸起来。 暗忖,遗弃狗尚且让人痛恨,而今,出于何种缘故,竟使得这户人家能够狠下心肠,把一个活生生的人遗弃掉?就在我们说话的工夫,那个流浪汉子,已然稳坐在花圃围栏的边上,好像是,他片刻都未曾离开过一般。 返观那个中年妇女,她业已如避瘟疫,神色慌张地急煞煞遁去。

通常情况下,这汉子总是孤寂地坐在行李卷上,沉浸于一个人的独特世界。 可是有一天,他忽然开口说话了,面对一棵同样孤寂的树,心无旁骛地倾诉!起先,这个流浪汉是和风细雨般呢喃,极致地细腻,极致地温柔,恍若他面前站着的不是一棵树,倒像是一个犯了错的顽劣孩童。 这一幕,回想起来委实令人感动、感慨,继而是感叹。

接下来呢,他的神情一瞬间变得很严峻,目光犀利、脸色铁青、情绪失控,唾沫四溅地把很大的声音张扬得急迫而紊乱,活脱一副目空一切、颐指气使、无知者无畏的刁蛮做派……后来,没有后来了。

或许是,他的家人已然把他接回家,请来最好的医生送去最好的医院,给他治疗病疾。 但愿如此吧!生活远比想象要更加地丰富,更加地出人预料。

这个精彩无限同时也无奈无边的世界哟——3《大牛的记忆》缘于几个陌生人的闲聊,大致是,黄鼠狼幼小时容易得皮肤病,病状大约类同于人类的荨麻疹吧。 在民间,有关狐狸、黄鼠狼聪明、机警甚或通神的种种传言甚多,似此等小疾,人类自有人类的治愈手段,而黄鼠狼当然也有黄鼠狼的智慧。 黄鼠狼的治疗手段就是,将幼崽全身没入泥水中,只余出口鼻呼吸。

偏就有一个无知且无聊的人看到这个场景,遂恶作剧一般结果了几条幼小黄鼠狼的性命。 至于成年的黄鼠狼失去幼崽后,境况若何?我不得而知。 黄鼠狼系肉食性动物,据说有极强的报复性,其生性灵敏,进攻时的快速反应和凶悍程度当真不可小觑。 如此,设若黄鼠狼有报复的行为,也属正常。

沉郁许久后,遂成此文。 过往,我曾经写过一系列有关动物的中、短篇小说,除了黄鼠狼,其中尤以狗和羊为多。

另外还有狐狸、狼、猪、鸡、马、牛、鱼、骡子等等,不一而足,特别是在花城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死去活来》中,更加没有办法收拾了,除过现实中的众多动物外,竟连民间传说中的“夜游神”“太岁”“活节子”“猫鬼神”也都统统现身出来。

一直以来,我为什么会对动物如此地着迷,如此地乐此不疲?再有就是,这些年的创作状态,缘何使我在物与人之间,内心里越来越变得那样地悲悯?忽然想到,年少时,大约也就是在四十多年前吧,在我的家乡,偶尔还可以见到狼、狐狸、黄鼠狼、猫头鹰之类,而诸如蛇、蝉、獾、青蛙、蛐蛐、瓢虫、喜鹊、麻雀、蜻蜓、蚂蚱、螳螂、壁虎、蝼蛄、蜥蜴、燕子、乌鸦、啄木鸟等自然界成员,则属司空见惯之物,至于家养的狗、猫、猪、羊、兔子之流以及牛、马、驴、骡子等等这些农人耕田的好帮手,则多到没办法计算。 每当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际,这些与我们共生共存在这个世间的灵物儿,同我们一道,把这个世界叽叽喳喳渲染得绚丽多姿、生机无限、活力无边,那是怎样一个有趣的繁花似锦的景象啊!而今,在我的家乡,当年无数口深层水井难觅踪迹,水库之水断流、消逝,壮阔的各个水渠道悉数尽毁,公路、田间地头、沟渠两侧茂密的树木早已砍伐殆尽,大片大片昔日的良田荒废……倒是拔地而起的由钢筋水泥筑就的村民住宅,依然不停地向四周蚕食、蔓延。

如此几十年过去,别说狼、狐狸、黄鼠狼这些稀罕物种,就连过往寻常可见的牛、马、驴、骡子也已然不见踪迹,同时绝迹和正在绝迹路上疾行的自然界的灵物儿,更是不胜枚举!我不晓得,再过若干年后,如我辈少年时的那般乡野童趣,还能否再现?又或许,从今往后,这些与人类相依相存之众多生灵,是否必得去动物园或者屠宰场,才可以一饱眼福?自忖,假使这个世间少了同我们人类一道生机盎然的飞禽走兽,鸡鸣狗吠、鸟语花香,人类该是多么地落寞寂寥,该是多么地单调无趣。

我想要说的是,其实,我们都是这个世间行色匆匆的过客,我们都在路上。 是的,我们应当感恩地活着,以感恩的心态,以悲悯的情怀善待一切!。